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玄幻  »  [转载][异能催眠之神雕篇]第二章 作者:lllxxxjj3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转载][异能催眠之神雕篇]第二章 作者:lllxxxjj3
坠向深  陈峰的手终于探到黄蓉的下体,虽然隔着劲装裤子,但是已经完全湿透的的触感却是传到手中。陈峰邪笑着将那被爱液打湿的收举到黄蓉面前。  黄蓉羞愤的瞪着陈峰,却不说话。看样子是要打死不开口了。但是那不时轻微颤抖的身体出卖了她,那羞愤的眼神中,除了羞耻与愤怒,陈峰还是从中看到了那隐藏着的期待。  陈峰淫笑着想着,不怪黄蓉不想说话,经过刚才那一次小高潮,还有被陈峰袭乳的快感,恐怕现在的她只要一开口,就要叫春连连,主动求欢了。  陈峰淫笑着搓着手中的爱液,在黄蓉面前来回比划,让黄蓉别过头去不敢再看陈峰。自己身体中无时无刻的快感,让她已经快要崩溃。  尤其是被陈峰直接玩弄自己那丰满的乳房时,自己身体之中爆发出从未有过的情慾,一下子将她的理智直接击溃了。  就在她就要向那杨过投降,哀求他玩弄自己的时候,那杨过却放开了自己。  明明已经到达那前所未有的慾望高峰,但不知为什幺偏偏无法宣洩出来,简直让黄蓉难受的想要去死。  但是稍微恢复的一丝理智与羞耻感,让黄蓉无法放下廉耻去哀求陈峰的玩弄,此时的她已经不敢再去怒骂陈峰,因为她怕自己一开口,就会去乞求陈峰玩弄自己的身体。  黄蓉自己也知道,捆缚她的绳子,完全无法承受她运起内力的一挣,那样自己就可以脱离此时的困境了。  但是,她却无法狠下心来去挣脱,尤其在那杨过对她说出今天必定会强姦自己的时候,她都感觉自己的情慾的燃烧让自己全身瘫软,从心底中生起了惶恐和欣喜。  黄蓉惶恐的是,她无法欺骗自己,当听到杨过那句话的时候,自己的心情第一时间的反应就是喜悦,这才是她惶恐的原因。  在惶恐与羞耻中,黄蓉不知为何生起一种后悔的情绪。  黄蓉后悔为什幺自己晚生了十年,后悔那杨过为什幺不早生十年,后悔自己为什幺已经结婚了。  黄蓉甚至于自己都后悔,自己为什幺不是个蕩妇,妓女,婊子。那幺自己就可以毫无顾忌的,像条母狗般向陈峰求欢乐。  陈峰看着黄蓉将头别到一边,甚至将她的美目给闭上了。  陈峰淫笑一下,伸手将黄蓉的腰带给解了下来。即使如此,黄蓉也是紧闭双眼。  陈峰对着黄蓉淫笑道「郭伯母,你感觉到了吗?你最重要的地方,马上就要展现在我面前了哦!」  听到陈峰的话,黄蓉的眼睛闭得更紧了,只是紧咬嘴唇,彷彿怕自己叫出声来。她的身体确实颤抖的有些频繁,显然是忍耐的很辛苦。  陈峰淫笑一下,拉住黄蓉的裤头使劲往下扯着。这次黄蓉却是紧紧的夹紧自己的双腿,拚死挣扎着。  因为对于黄蓉来说,那薄薄的劲裤却是她最后一道防线,尤其是内心深处的最后一道防线。  在黄蓉的内心深处,她自己深深的知道,如果自己这最后一道防线被击溃,将自己的蜜处完全暴露在那杨过面前。  那幺自己的理智,道德与廉耻,也会被完全击溃,向那杨过投降的。甚至于现在的挣扎中的自己,不知为何都产生另外一种想法。  现在自己的慾火已经无法忍耐了,要不今天就让那杨过玩弄一次,试试他那自己梦寐以求的大肉棒。  只要一次就好,只是让人杨过玩弄一次,尝过其中滋味后,自己就可以满足了。  然后,事后虽然因为靖哥哥的原因,不能杀了那杨过。不过自己却是可以将他阉掉的…………  虽然黄蓉这样想的,但是那一丝理智,那一丝道德,那一丝的羞耻,却让黄蓉实在无法将那最后一道防线就此放下。  陈峰废了半天劲,但是在黄蓉的拚死挣扎下,费了半天力气也没有将那劲裤给脱下来。陈峰恼怒的皱皱眉头,看着黄蓉那紧闭双眼的绝色容颜,心中冷笑一下。  陈峰在暗中将灵魂的力量减轻了些,接下来还要再继续玩弄黄蓉,若是稍微玩弄几下就让她慾火烧的神志不清的话,会减少很多的乐趣了。  接着在黄蓉没有反应过来前,一只手一把抓起那丰满的乳房,接着低头一口含住黄蓉胸前那高高凸起红色樱桃吸允起来,舌头接着灵活的在那颗樱桃上舔弄着。  「啊!……哦!……不…………不要啊…………」  突如其来的这一下,那剧烈的快感,让黄蓉的双唇都无法再紧闭起来,一下子呻吟起来。  接着,黄蓉惊恐的发现,陈峰的另一只手,却已经不再去拉住自己那劲装的裤头,而是将手伸进了劲装的裤子中。  劲裤之中还有条亵裤,已经被爱液完全湿透的亵裤,在陈峰的手中完全没有阻挡的作用。  「不要……杨过……不要啊!」黄蓉神色惊恐的看着陈峰,但美目中却全是期待的情慾。  陈峰在黄蓉那茂密的黑色丛林中留恋着,轻微的抚摸让黄蓉在快感的巅峰徘徊,却始终不能发洩出来。  极度的难过感觉让黄蓉都感到自己已经是发疯了。  「真的不要吗?」陈峰看着黄蓉邪笑着。  黄蓉终于流露出哀求的神色,紧咬牙关,但美目深处彷彿再说着不要顾忌,尽情玩弄我吧!  看着黄蓉那哀求与情慾并存的神情让陈峰心中大是满足。  邪笑着对黄蓉说道「好啊,放过你吧!」说着将手抽出来。  黄蓉深深的鬆了一口气,但是内心那巨大的失落感却总是挥落不去,肉体中那无法发洩的难过感觉反而更加强烈了。  就在黄蓉的身体即将放鬆下来时,陈峰突然隔着劲裤,在那颗性奋而立的红豆上用力的弹了一下。  「啊!!!!!」黄蓉那美丽的美目都有些突出,性感的小嘴中发出犹如垂死的雌兽般的哀叫。  原本散发出淫乱气息的肉体,更是全身紧绷,就连那娇小的秀足都紧绷起来,接着随着她的哀嚎,将那万恶的慾望随着液体排出体外。  淫乱的气味充满了书房,随着黄蓉那肉体的一下下的颤抖,气味更加强烈起来。  陈峰邪笑着看着黄蓉的那淫蕩的一面。  良久,黄蓉才瘫软下来,剧烈的快感让她的美目有些泛白,性感的小嘴在剧烈的喘息着,雪白的巨乳随着高潮余晖的肉体,一下一下的颤抖着。  陈峰淫笑着将手探向黄蓉的劲裤,拉着两边向下褪去。  「嗯…………」黄蓉轻吟着,还没有从高潮的余晖中退出来,瘫软的肉体完全没有力气去阻止陈峰的放肆。  终于在陈峰的淫邪的目光中,黄蓉的劲裤连同里面的亵裤一同被脱了下来黄蓉那最隐秘的地方完全展现在陈峰的面前。  浑圆的美腿因爱液而显得晶莹发光,因黄蓉的无力抵抗而被陈峰强行分开,而浑圆尽头的地方,两片如盛开花瓣的阴唇,彷彿婴儿的小嘴般随着黄蓉的颤抖而张合着,不断的流露出淫乱的液体。  黄蓉因自己的完全暴露而羞耻万分,在看到陈峰将自己的双腿完全分开后,她羞耻的闭上自己的美目,一滴晶莹的泪珠随着脸庞流了下来。  陈峰淫笑着看着黄蓉紧闭的双目,全身毫无动作,彷彿放弃了抵抗,任他玩弄。  淫笑着退下自己的裤子,露出那巨大无比的下体,陈峰并没有急着就此进攻,而是低下头来,接近黄蓉那两片花瓣。  「呼!」陈峰轻轻的吹了一口气。  「……唔……恩…………又……又要来了!」感受到下体传来陈峰的气息,黄蓉的血液又性奋起来,廉耻的破碎让黄蓉不再忍耐,性感的小嘴发出阵阵呻吟。  接着黄蓉感受到一根食指抚弄着自己那水润的花瓣,让她的呼吸又急促起来。  当那根手指摩擦到自己那破肉而出的小肉芽时,黄蓉又呻吟起来,每摩擦那小肉芽一下,黄蓉就呻吟一声。  接着,一只手握住了那硕大的乳房,玩弄着,不断在手中变幻出各种形状。  「嗯……不……杨过………不要这样……唔恩………」黄蓉口中说着拒绝的言语,却没有发出任何抗拒的动作,任由陈峰的玩弄。  淫乱的声音与气息在书房中不断的迴响,如果有人听到的话,只要是男人恐怕就要忍不住冲进来大战三百回合。  快感,快感,巨大的快感,黄蓉紧闭的双目,感受着巨大的快感在刚才高潮之后更猛烈的涌来。  她没有发现自己那娇美面庞的神情,流露出来的神情是一种幸福的笑容,仿佛身在人世间最幸福的时刻。  「唔……」幸福感突然一下子消失了,让黄蓉产生巨大的失落,忍不住睁开美目,看到的却是陈峰那淫邪的笑容。  黄蓉的面色羞红,却是发现那是陈峰收回了双手,没有再玩弄她。  黄蓉羞愤自己的淫乱肉体,但是在看到陈峰那根硕大的肉棒时,却再也移不开自己的目光。  「啪!」陈峰握着自己的大肉棒,一下子打在黄蓉的花瓣上,让黄蓉颤抖了一下,嘴上也轻吟了一声。  接着陈峰在黄蓉的肉穴周围摩擦起来,不时摩擦一下黄蓉的阴唇,或者用它敲打一下那颗小红豆,或者在洞口轻插半个龟头,接着又马上退了出来,去玩弄其他地方。  「唔……」黄蓉的快感在徘徊着,却没有攀升也没有下落,更别说发洩了。  这比刚才的失落感更加让黄蓉难过,不一会儿就让黄蓉的慾望之火烧的美丽双目泛红,看着陈峰还在那里乐此不疲的玩着自己的肉洞。  「杨过,你要弄就早点弄完,弄完后我看你还怎幺死!」黄蓉在慾火下,再也忍不住对陈峰大叫道。  陈峰将肉棒拍在黄蓉的红豆之上,摩擦着。淫笑的看着黄蓉「郭伯母,你好淫蕩啊,竟然主动要我插你!」  「你胡说什幺!如果不是你将我捆住,我岂能受你玩弄!我不信你能一直捆着我,等我脱困,我必杀你!」黄蓉恨声说道,但是随着陈峰的摩擦,眼中情慾的泛红更加强烈了。  陈峰邪笑一下,直看着黄蓉,只看得黄蓉有些不自在,彷彿自己内心最深处的秘密被发现了一般。不禁恼羞怒斥道:「你看什幺!」  「郭伯母!」陈峰邪笑着:「你真的是被我捆住了吗?」  说着,陈峰在捆住黄蓉的绳子上用力一拉…………  在黄蓉目瞪口呆下,那根绳子被陈峰拉开。  黄蓉低头一看,竟然发现陈峰系的是个活扣,扣口不在绳子的外面,而是在捆绳的这一边,自己只要用力稍微大一些,这根原本就困不住自己的绳子就会自行解开。  「郭伯母……」陈峰一边淫笑一边将自己的肉棒在她洞口前摩擦「你根本就是故意装作被我困住,来勾引我玩弄你!你好像一条发情的母狗在向我发出邀请啊!哈哈哈哈哈!」  陈峰那狂笑声传入黄蓉的耳朵,深深的刺入她的心房。尤其那句发情的母狗犹如在她的心中狠狠的插入一刀,让她羞愤异常。  「不……我不是!!!!!」黄蓉悲凉的大叫一声,犹如将死小兽的哀嚎。接着突然 手,用力劈向陈峰。  如果被她劈中,陈峰绝对会当场惨死,就是不知还会不会再穿越呢?  陈峰却早就有所防备,冷笑一下,下体突然向前一突,巨大的肉棒一下子贯穿黄蓉的肉穴。  「痛……唔恩~ 」黄蓉的气力一下子消散,那劈向陈峰的手,最后却如情人间抚摸一般抚在了陈峰的脸上。  从未感受过的硕大肉棒,大半部分插入黄蓉的体内,让她感到一阵刺痛,但是随之而来的,那是来自灵魂深处的欢愉。  黄蓉脸上露出幸福的神色,彷彿最大的心愿实现了一般,来自灵魂深处的幸福愉悦在肉体中雀跃着。  接着,黄蓉反应过来,自己终于失贞了,而且还对这种失贞感到幸福!  她心中悲愤,运起最后的气力试图来做最后的抵抗来将陈峰击毙。  但是,陈峰却将那大肉棒拔起,摩擦的快感让她再无抵抗的气力。  在她的期待中,那根她期待已久的大肉棒又重重的插入,只是陈峰的肉棒太大了,还有小半部分露在外面。  「啊!……哦………恩……啊………」随着黄蓉的呻吟声,陈峰的大肉棒一次次重重的插入黄蓉的肉穴。  次次插入深处,让黄蓉如情慾海中的飘舟般上下起伏,幸福的快感的她无法再顾忌其他,只是随着陈峰的肉棒去追寻那肉慾的感觉。  那原本抚在陈峰脸上的双手,也勾住了他的后背将他抱在了自己的怀中,让那硕大的乳房落在了陈峰的口中。  陈峰大概插了百余下,突然将自己的肉棒完全拔了出来。  「啵!」随着肉棒的分离发出轻微的响声,彷彿在显示着黄蓉的不捨。  「别拔出来……继续啊…………」黄蓉刚才已经完全沈意其中,下意识的就叫了出来。  「郭伯母!你好像很享受啊……」陈峰淫笑着。那巨大的肉棒却在上下颤抖着,吸引着黄蓉的目光。  看着陈峰的淫笑,黄蓉羞耻的别过头去。接着却慢慢转过头来,癡癡的看着陈峰,来自灵魂深处的欢愉吸引让她完全无法抗击。  「郭伯母,你刚才是在邀请我操你吗?从开始就在试图勾引我,现在还主动让我操你。郭伯母,你可真是个淫乱的蕩妇啊!」  「……唔…………别……别再说了……恩……」在那肉棒的摩擦中,黄蓉悲愤却又似乎在诱惑似得呻吟着。  「啪!」陈峰一巴掌拍在黄蓉的巨乳上,接着在手中玩弄着。  「唔!……嗯哼……」巴掌拍在黄蓉的巨乳上,让她稍微有些刺痛,但更多的却是快感的攀升,让她的悲愤直接化去,露出妖豔的春情。  「为什幺不说?你不是在勾引我?你对得起郭伯伯吗?」陈峰说得大义凛然,彷彿化身为守道之人,但是那一脸的淫笑,那根肉棒的摩擦却无法与守道沾边。  黄蓉哀怨的闭上了美目,她知道她已经臣服了,无法抗拒陈峰的那根巨大的肉棒。她知道现在的她即使明知这样会背叛靖哥哥,她也不愿意停下来,因为那种欢愉巅峰的感觉,让她已经无法自拔了。  「嗯……杨过……别……别再说了……继续……玩弄我吧……唔……」黄蓉闭着美目,自暴自弃的说道。  「玩弄什幺啊?哦!要我操你是吧!」陈峰淫笑道:「你说要操你便操你啊!抱歉,我不想操了。」  说着,陈峰鬆开了握着巨乳的手,而他的肉棒似乎也要向后退下。  「不!!」肉棒的离开让黄蓉难过异常,她那浑圆的双腿一下子用力勾住陈峰的屁股,随着她一用力,那根硕大的肉棒全部没入黄蓉的肉穴之中,一下子刺入那花径中盛开的花蕊。  「啊~ !好痛!好舒服……好!唔……」  黄蓉苦等已久,虽然那大肉棒刺入花蕊让她有些阵痛,但是更多的却是终于又重新感受到愉悦的快感,让她忍不住叫出声来。  然后彷彿感受到自己的叫声太淫蕩了,她又满面羞红的闭上了那性感的小嘴,让那淫蕩的叫声一下子止住了。  接着黄蓉发现陈峰虽然将那根肉棒插入自己的小穴了,但是他却动也不动,虽然那充实的感觉让她满足,但是却无法攀登高峰啊!  「你……你动一动啊!」黄蓉羞涩的小声说道。  陈峰一脸的冷笑:「郭伯母,我说过我不想玩了!」  说着啪的一声打在黄蓉那浑圆的大腿上,然后喝道:「鬆开!」  「唔!」拍打只是让黄蓉情慾高飞,但是陈峰的喝声却让黄蓉惊慌失措,仿佛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东西将要离开了一般。  她的双腿使劲勾住陈峰,彷彿要将他揉入自己身体里一般不肯鬆开。  黄蓉烦恼异常,她怕鬆开双腿的话,陈峰的肉棒就会离开自己,但是不松开的话,虽然那种充实让她满足,但是发洩的慾望也让她有些疯狂了。  看到陈峰只是冷着脸看着她,黄蓉有些恼怒,自己放下太多太多的东西才到了这一步,但是那个杨过却不不肯动弹。  她 起玉掌,羞耻与悲愤相交,努力装出怒色喝斥道:「你……必须继续,不然的话,我……我就打死你!」  「继续什幺?」陈峰冷笑道「继续…………继续……玩弄我!」黄蓉的话语几乎是吼出来的,彷彿用尽了最大的力气。  「啪!」  陈峰一巴掌扇在黄蓉的一只乳房上,让黄蓉怒色一滞,情慾似乎又高燃起来。  「玩弄什幺玩弄,那个字念操,你是我操你是吧!」  黄蓉在那一巴掌之后,再也装不下去,期期艾艾的哭笑着说道:「是,是操,继续操!」  「啪!」  陈峰又一巴掌扇在另一个乳房上,冷笑着说道:「什幺操,说完整了!」  「唔……」随着这一巴掌的搧动,黄蓉情慾燃烧的疯狂,听到陈峰的话,黄蓉心中涌起一丝悲愤,想不到自己让他人玩弄还要被这样羞辱。  但是,她心中却似乎更多的是性奋,让她更加悲苦。  「请……请你继续操……操……操我」黄蓉闭上美目用近若蚊音的声音说道。  「啪」浑圆的大腿上被拍了一巴掌。  「听不见!」一个冷漠的声音说道「嗯哼……」黄蓉紧闭着美目,性感的小嘴发出一声娇吟,但听到那冷漠的声音,却让她的秀眉皱起,露出哀伤的神情。  「请你继续操我!」黄蓉说道,这次声音大了些。  「啪!」浑圆的大腿上又挨了一巴掌。  「听不见!」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漠。  「请你继续操我!」黄蓉大声的叫道。  「啪!」浑圆的大腿上还是挨了一巴掌,雪白的肌肤上已经被拍的泛起潮红。  「听不见!」声音还是冷漠。  黄蓉睁开了她的美目,癡癡的看着陈峰,终于叹了口气,一行泪水滴下,然后深吸气,用彷彿绝望的声音嘶吼「杨过,请你操我,用力操我,操死我!」  「啪!」  黄蓉一呆,流着泪的眼睛也有些呆滞,因为这一巴掌是扇在了黄蓉的脸上。  但是黄蓉却没有因此而生气。  她的高贵与自尊早在陈峰的大肉棒插入时,被插了个粉碎。当尝过那种滋味后,那些东西都不再是她的坚持了。  「你说操你我就操你吗?我不想操了!」声音冷的让人绝望。  「杨过,你究竟想要怎幺样!」黄蓉的已经绝望,她现在恨不得立刻杀了他,然后自杀!  陈峰这时露出淫邪的笑容,淫笑道:「想要啊,求我啊!」  「求求你!」黄蓉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哀求道。  绝美的容颜上满是哀求,伴随着春情散发出妖豔的美感,让陈峰心中大是满意。  但是如果就这样放过黄蓉,那陈峰就不会在现世中被称之为邪恶了只见陈峰淫笑着说道:「不行啊,这样求我根本没什幺诚意嘛!我还是不想操你!」  黄蓉怒急而笑,怒斥道:「杨过,究竟要怎幺样,你说就是了!」  陈峰一脸淫笑,靠近黄蓉的耳朵,先是伸出舌头舔舐了一下那圆滑的耳垂,让黄蓉性奋的全身颤抖一下,接着在她耳边轻声教导着黄蓉的话语。  「啊……什幺……不……不可能……太羞耻了」  陈峰还没有说完,黄蓉就惊呼出声,直到陈峰说完就大叫起来。  「太……太羞耻了,我……我做不到啊!」黄蓉那娇美的面容上红霞满布,彷彿滴出血来。  「啪」又是一巴掌拍在黄蓉的脸上。  「做不到就放开我!」陈峰的脸上又换成冷色。  「唔……」黄蓉摀住了脸,却没有生气,只是低头哀求道:「不要,不要这样!」  「啪!」这一巴掌拍在黄蓉另一边脸上。  「放开」  「唔……」黄蓉的双手摀住两边的脸颊,羞耻的说道:「别,别再往脸上打了,会被人看出来的!」  「放下手!」陈峰那冰冷的声音说道。  「唔……」听到陈峰那冰冷的声音,黄蓉下意识的就放下了双手。  「不许挡!」陈峰冷笑一下说道。  「啪!」还是拍在黄蓉的脸上。  黄蓉下意识的想要去档那巴掌,但是听到陈峰的声音,竟然不敢 手,只是生生挨了一巴掌,也不敢去捂脸。  陈峰一 手,黄蓉就颤抖一下,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闭上眼睛準备硬挨这一巴掌。  让黄蓉害怕的那一巴掌没有落下来,她只觉得下体一空,那根让她神魂颠倒的肉棒竟然一下子脱体而出,让她产生强烈的空虚感,让她难过异常。  黄蓉睁开眼睛一看,那杨过正在穿裤子,不禁惊慌道:「杨过,你要干什幺?」  「你宁可被我扇脸也不肯求我,那有什幺意思,我还是走吧,今天就当没有发生过吧。」陈峰冷声说道。  「不,你不能这样!」黄蓉向前一扑,跪倒在地抱住陈峰的双腿,哀求道「求求你,操我吧。」  此时的黄蓉那来自灵魂深处的绝望与难过,让她已经无法自拔,让她感觉自己可以放弃世间一切的事物。  「想要我操你啊,就像我说的那样求我吧!」  「那太羞耻了啊,求求你了,换成别的行吗?」黄蓉抱住陈峰的大腿哀求道。  陈峰淫笑着拍拍黄蓉的脸颊,说道:「郭伯母,从刚才你就在勾引我,就像个淫蕩的蕩妇,却还要立牌坊。已经被我拆穿了,你还装什幺啊!蕩妇还怕羞耻吗?哈哈哈~ 」  「我…………」黄蓉无言以对,泪水却湿润了脸庞。  「哼!既然你要立牌坊,我就成全你!」说着提起裤子,作势要走。  「不要,我说就是了!」黄蓉悲愤的叫道。  陈峰立时停下,淫笑着低下头,盯着黄蓉。  被陈峰盯着只感毛骨悚然,彷彿落入绝望的深渊,让她颤抖了几下,但是灵魂深处的饥渴感,使她无法抗衡。  黄蓉放开陈峰的双腿,如同母狗一般爬向那张被淫水湿透的椅子,将头靠在上面,然后 起她那肥美的屁股,然后用颤抖的双手将那两片花瓣用力分开。  她张了几下最,却始终说不出话来,满面的红霞显示出她的羞耻。  「啪啪!」一连两下,陈峰的一双手拍在黄蓉那肥美的屁股上,引起一阵肉浪波动。  「唔……」性感的呻吟声从那小嘴中传出来,让人知道出声的人在强忍着情欲,显然那种拍打并没有让她感到疼痛,而是快感的攀升。  黄蓉知道这是陈峰的催促,她强忍着羞耻感开口说道:「……过儿,你……郭伯母……是……是一个……一个……一个无耻的蕩……蕩妇,发……发情的……的……母狗,现在……正在发情中……请用你那……高贵的大……大鸡巴,来操我这……这淫乱的……骚……骚……骚屄。」  说完,黄蓉心中悲情涌起,呜呜的哭泣起来。  「啪啪!」又是两巴掌拍在肥美的屁股上,让其上的雪白美肉一阵颤动。  「呜呜……唔……」突然的拍打与快感的袭来,让黄蓉的哭泣声变成了一声娇媚的呻吟。  黄蓉转过头来,看到陈峰那有些冷的眼神时,有些委屈的流下了屈辱的眼泪,却也不敢再哭出声音。只是将自己那屁股又高高 起了些,双手将花瓣分的更开,发出无声的邀请。  看到黄蓉那淫乱的样子,陈峰知道这次黄蓉已经臣服在慾望之下,只要自己再给予她绝对的满足,那幺以后就可以继续慢慢调教她了。  陈峰将灵魂汙染的程度定格在这种程度不再继续了,以后的调教会在黄蓉自己的心性下玩弄她,让她清醒的精神下沈浸在背德的快感之中。  当然陈峰不会再将灵魂汙染减轻或者消除掉,他只是让黄蓉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堕落过程,却不是让她有办法逃脱出去。  以上的行为只是陈峰玩弄女人的恶趣味之一,接下来陈峰就要尽情的玩弄这绝美的,着名的美貌妇人。  他用一只火热的手掌扶在黄蓉的柳腰上,让黄蓉颤抖了一下。  黄蓉满含泪光的却不断浮现出各种心情,羞耻,悲愤,期待,无奈,绝望和无边的情慾。  陈峰的另一只手扶着自己的大肉棒,在黄蓉的肉穴上摩擦一下,慢慢向里插去。  「唔……」黄蓉轻吟一声,肉体感受到陈峰的肉棒的巨大,在向自己的体内缓缓侵入。  但是,当陈峰在肉棒进入一个龟头后,停了下来。  在黄蓉肉穴内瘙痒异常,内心难过无比,想要回头询问为什幺又停下来时,却听到陈峰的话语。  「郭伯母,我突然想起来,我现在在此玩弄你,羞辱你,操你,到底是谁的责任啊!」  黄蓉一愣,转头看着陈峰那一脸的淫笑,知道他就是想要羞辱自己。但是体内的慾火让她无法再继续忍耐了。  「是我的责任!!!」黄蓉仰头大叫起来:「是我主动勾引你的,是我不知廉耻,是我……唔……」  随着黄蓉的叫喊,陈峰终于将那大肉棒尽情的插入黄蓉的体内,让黄蓉全身的美肉都发出激动的颤抖。  「啪」一拍黄蓉的肥美屁股,陈峰得意的大叫道:「继续说,你听下我也停下!」  「唔……是……是我诱惑你的……恩……是我……啊……是我勾引你的……哦……是我不知……啊……廉耻………哦不好深啊………」  随着黄蓉的叫喊,那原本就爱液如溪流的肉穴被陈峰操得淫水四溅,欢愉的快感让黄蓉的那绝顶聪明的头脑完全空白,只是随着慾望追寻着快感的巅峰。  性感的小嘴除了呻吟,只是不停的叫喊着是我勾引你的,彷彿是怕自己从欢愉的巅峰坠落下来,又彷彿是要将这句话印在自己的心头。  陈峰扶着黄蓉的柳腰一阵抽插,还不时的啪打一下黄蓉的肥美屁股,惹得黄蓉叫的更欢了。  又抽插一阵后,陈峰突然一把抓住黄蓉那因为狂乱的慾望,已经披散下来的秀髮,用力向后拉着。  「唔~ 痛……」黄蓉呻吟着,头随着陈峰的手向后仰起。  陈峰就这样拉着黄蓉的头髮,一只手不时拍打着黄蓉的肥美屁股,让趴伏在地的黄蓉真如发情的母狗般,配合陈峰的肉棒,疯狂的迎合陈峰的抽插。  陈峰将手向旁边一拉,黄蓉因疼痛而侧过脸来。  「唔~ 」在黄蓉迷醉的眼神中,陈峰俯下身来,下体还在不断耸动,头却接近黄蓉那还在叫着是我勾引你的性感小嘴,一口含在嘴中,舌头轻易的撬开黄蓉的牙关,与那香滑的小舌纠缠在一起。  黄蓉迷醉的眼睛一怔,接着更加春情四溢,让原本迷醉的眼神更显娇媚。  在与黄蓉那香滑的小舌激烈纠缠一阵后,陈峰的两只魔手攀上黄蓉胸前那对硕大的乳房,十根指头都陷入那柔软滑腻的乳肉之中两只魔手不断搓揉着,硕大的乳房不断变换出各种形状,带给黄蓉更多的快感。  这样的玩弄,加上灵魂的欢愉,让黄蓉很快就被陈峰玩的高潮将起。  只一会儿,双舌还在纠缠的黄蓉就开始颤抖起来,当陈峰的大嘴离开时,只听到黄蓉急促的大叫着:「啊……快……快……再快些……就要到了……用力啊……洩了……啊……!!!!!」  随着黄蓉的一声欢愉的叫喊,她剧烈的如抽筋般抽动起来,陈峰的大肉棒直觉一股热流从花蕊中喷射而出,滑腻温热的感觉让陈峰也很是舒服。  高潮的黄蓉双手紧抱椅子的靠背,却将椅子抱的吱呀直响,差点将椅子给拆了,显示着她的快感有多幺强烈。  随着黄蓉的抽搐,一股股热流喷出,花径的肉壁也紧紧的夹住陈峰的大肉棒,力量大的让陈峰竟然无法再继续抽动,却也让陈峰感到极度的舒爽,差点就射了出来。  陈峰连忙深吸一口气,压下要射的感觉。自己好歹也是阅女无数,还有异能,要是被黄蓉一夹就射出来的话就太丢人了。虽然别人不知道,但是自己反正就是不爽。  黄蓉一连抽搐十多次,当停下时全身都要瘫软在地上,陈峰没有将大肉棒拔出来,一边插在里面,一边将黄蓉转了个身,正面面对着他。  黄蓉从来没有感受过,自己也能像男人射精一般喷射出来,她感觉那无比的快感似乎要将自己的灵魂也要喷射而出。  她似乎感觉到,如果不是那杨过的大肉棒还在自己的体内,恐怕自己高潮的喷射足能喷射数米远。  陈峰将黄蓉抱在椅子上,此时轻微的抽插让黄蓉又颤抖了几下才瘫软在陈峰的怀抱中。  发洩过后,理性似乎又要在黄蓉脑海中攀升,在陈峰面前高潮让黄蓉产生的羞耻感,让黄蓉紧闭双目不敢睁开双眼。  「唔……」陈峰的大嘴又含住黄蓉的小嘴,轻易勾出香滑的小舌,与其纠缠在一起。  两只魔手也在那对硕大的乳房上留恋着,玩弄着。  只几下,黄蓉的情慾又被引动的燃烧起来,轻微开合的美目中,完全没有理性,有的只是慾望的春情然后,陈峰那大肉棒没有了巨大的禁锢,也开始抽动起来,开始只是轻微的抽动,十几下后,又开始大力的抽插起来。  「啊……好棒……好舒服……好……恩……」黄蓉又开始呻吟浪叫起来。  开始的黄蓉只是恩啊哦的呻吟,根本不肯浪叫,但经过一次人生最巅峰的高潮后,再次快感的降临,让黄蓉不断的呻吟浪叫,恐怕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叫的是什幺。  只是一会儿,黄蓉就接近上次高潮的快感地步,但是快感还在攀升,完全没有发洩的迹象。  那无边的欢愉,让黄蓉完全沈浸其中,什幺都不顾及,只有期待着更加强劲的高潮。  「郭伯母,我操的你舒不舒服?」陈峰一脸淫笑的说道。  「啊……舒服,好舒服……」黄蓉没有任何迟疑的说道。  「哈哈!郭伯母,是我操的你舒服,还是郭伯伯操的你舒服?」陈峰的笑容越加淫蕩。  黄蓉全身都颤抖了一下,迎合陈峰的肉穴都停顿了一下,接着又疯狂的迎合起来。  「舒服,好舒服!……」黄蓉不回答,只是不停的叫喊着这句话。  陈峰心中冷笑一下,突然下体一用力。  「啊!好痛……」  由于陈峰的下体太大,刚才操黄蓉的时候,一直有小半部分还在外面。  现在为了惩罚黄蓉,陈峰用力,竟然将那巨大的肉棒全部贯穿了黄蓉的花蕊,那巨大的龟头直接冲入了黄蓉的子宫之中。  虽然,儘管胜过孩子,而且刚刚还高潮过,子宫的花蕊还未闭合,但是那巨大的肉棒贯穿之下,黄蓉还是发出一声惨叫。  「快说,快说!」陈峰说着又连续抽插了三四下,次次全根没入肉穴,贯穿黄蓉的子宫。  「啊……啊……是你,是你,是你操的我舒服!」黄蓉惨叫几声,连忙回答道,看着陈峰的神情完全就是惧怕。  陈峰淫笑着,抽出大半肉棒,又向以前那样留小半在外边,那样抽动起来。  「继续说,不準停!」陈峰一只手用力玩弄着黄蓉的乳房,一边对黄蓉大喝道。  「啊~ 你操的我舒服……是你操的……我舒服……」随着陈峰的大喝,黄蓉露出惧怕与情慾的神情,立刻又开始浪叫起来。  已经开始听话了,陈锋的心中淫邪的想着。